“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三次唠嗑

学校的外教都蛮有意思的,听说课外教,正统马德里男人,净身高一米八五往上,披肩黑色小卷发,满面黑色大胡子。
哦…他的确有个大胡子的外号,不过现在接触多了还是喜欢喊他名字的。
大胡子和去年教会话的光头小哥是多年兄弟,光头小哥今年不教了去日本了,据说是为了可爱的大和彼女,而彼女桑就是大胡子给他介绍的。
大胡子的彼女则是去年的听说外教,马德里美女,丰○细腰大○长腿,素食主义者,某个动物保护协会成员,在中国格外喜欢唱k。
以上大部分内容都是大胡子自己在课上说的。
喊大胡子太别扭了还是喊他Alberto吧,反正他看不见这里。
Alberto上课最喜欢提女朋友Miriam,第二喜欢提光头小哥Dani。

比如说他和光头...

“嗯……你听好了,这是一通说教。好吧,我知道你没在听。不过至少先看我一眼吧?……行,这种情况我也想到了。虽然学校里那些教授同学说过我这种表情很恐怖,但是对你果然是没用的。

毕竟我也不想这么凶,那就正常点吧,你都没在听的话我半天到底在啰嗦什么啊。

说这些不是想阻止你什么的,只是想说如果你自己都不在意这些那么我还为你操心就显得我像个白痴了。我是喜欢操心,那至少让我的操心有点回报吧?……不对这样说更像是在抱怨了,我再换个说法。

我喜欢你,十分喜欢你,所以就算你不情愿我也希望你能好一点。就算你本身不觉得这样有益处,我觉得可以就是可以。很奇怪吧?是不是觉得是我仗着知道的比你多点就欺压人?

对啊,...

[海风组]蒸发

我不懂,为什么这么个纯清水段子能被屏蔽这么多次。


非人设定。短打,迷幻童话故事(?)
BGM:天野月 - 声,无论如何请一定去看看歌词。

存一下之前空间发的碎碎念段子。

反abo

“如果说几十年前要是谁提出了这种想法,被判刑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在作为alpha也好beta也好omega也好之前,我们首先是人类。”

“天赋人权天赋人权,连爱都受到先天性别的限制,这真的能叫天赋人权吗?”

“分明是从出生时就开始的悲剧。”

“我知道啊,现在也有很多非常规组合的伴侣。”

“可是你看,就连我也说了非常规这个词。”

“再往前几百年,我们原本只会有男性女性两种性别的吧。”

“我是不懂为什么曾经会有人提出基因改造,把人类性别规划为这样。”

“你可以想象一下,最原始的人类是靠情感维系关系的,很惊奇吧?毕竟现在...

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花了不少精力塑造波洛个人形象,尤其在最后宣扬一种“爱与正义必胜”的感觉,大概是为了在老版上有创新,不过说教味有些重了。
(难道是想把尼罗河惨案也拍了?)

没读过原著不知道这些场景在小说里有什么具体描写,简单对比杀人现场和最后推理两个场景。

74版电影杀人镜头给的很足,以赫伯德夫人为首,所有人依次走上前捅了雷切特一刀。充满了仪式感,场景是沉默而庄严的,每个人的台词和神态体现各自心中的执念。

“for my love”
“for my friend”
“for my daughter”
……
几句话体现了每个人和阿姆斯特朗一家的关系,阿姆斯特朗一家人是有多善良才会让这么多...

几句话立波,全对话,改日(有生之年)扩写。

[祭日快乐]

说实话,托里斯,看着自己的墓碑感觉挺奇怪的。尤其是上面还写着我的生卒年月什么的——嗨呀这行字真的不能改吗?

行了菲利克斯,这是你前两天自己要求的,碑文都刻好了怎么可能再给你改啊?

那就把墓碑挖走吧!

这里躺着的是个好人!以后他旁边躺的人也是好人!——这是你自己提的字吧好人菲利克斯?

反正我已经死了,这种话没人会在乎吧?

总之——不许挖墓碑,涂字也不行,这种事干了不怕遭报应吗……不过也是你自己的墓碑。

说起来啊托里斯,这次绳子也用过了,下次准备怎么杀了我咩?

下毒?

好耶!

歌词翻译 La Mano de Santa Teresa de Jesús

《La Mano de Santa Teresa de Jesús》
圣女大德兰的手
歌手:Klaus & Kinski
翻译:唐柠

Vamos a hacer algo que dure mucho tiempo
我们来做点耗时间的事儿吧

para que nos admiremos de verlo
这样结果才能让人心生敬意

voy a trenzar una cadena con tu pelo
让我用你的头发作为绳索

y colgarla de mi cuello
而另一端挂在我颈上

y que así me abrigue el pecho
如此继续缠绕...

看歌词产生的英→涉零脑补。
ooc,混乱狗血雷。

慎。

*

毕业那天奇人们格外躁动,他们似乎在尘埃落定之后想为最后一次学校留下些什么。即将升上三年级的奇人们的末子也参与其中。

莲巳敬人皱着眉,但是他这次没去制止他们。

随他们去闹吧。敬人叹了口气,大概也只有我们有机会再看一次这些……奇人了啊,英智。

天祥院英智没有理会青梅竹马投向自己的略带深意的目光,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是——敬人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操心,明明自己从下个周开始安排就会多到满了现在还在想这些事吗。

不过也难怪,就连我自己也在想这些。英智望着不远处的人想到。

对于天祥院英智,最开始日日树涉是“年级里有名的怪人”,然后...

巴黎圣母院paro

之前上音乐剧鉴赏课的随堂意淫,大概摘录。
又乱又雷,ooc,慎。主要会出现:宗兔/宗mika/mika兔/红兔/红敬/leo兔友情 etc

不污染tag了随便看看就好。

*

1

1482,巴黎。

斋宫宗主教威震一方,他似乎总是最冷血最公正的那个。鲜有人知道的是斋宫宗的一名仆人,或者按其本人的说法,“主教大人的狗”:影片mika。

但是真的没有人知道他吗?难道有人听不见整点的钟声吗?主教的狗就藏在那座钟楼里,他是巴黎的敲钟人。

巴黎藏了太多秘密,就连被主教收养长大的敲钟人都不知道:主教喜欢上了由安达卢西亚流浪而来的少年仁兔成鸣。

2

敲钟人mika时常被人欺负,尽管还是有人知道他...

涉零前提的涉英。贵乱不敢打tag

“有时我也会想,如果在二年级时直接对涉告白就好了。

“这样之后,就算朔间君回来了也没什么用。涉已经是我的了。

“不过这不可能。因为我二年级时并不喜欢涉。

“现在依然不喜欢。”

日日树涉对这番话没太多表情上的反应,而是上前一步抱住了英智,和以前很多次的带有安慰性质的拥抱一样。不过那都是他和朔间零在一起之前的事。

天祥院英智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他甚至觉得今天涉抱他时有点紧张了。如果真的能有这么一点的话,那么英智的目的也达到了。

“嗯,涉这一点我倒是很喜欢。然后,你呢?”

“日日树涉一直是为皇帝陛下服务的。”

“现在也是?”

“一直都是☆”

3a3傻和恶友组

一个健气傻
一个把妹手
一个白毛

for Merlin 🍺

hp趴。为了方便,二位都是格兰芬多。
在原作基础上的创作称为同人,那么在同人的世界里,原作也像是平行世界一样的存在。

*

诚然,无论是濑名泉还是月永レオ都不像是会读书的人。

并不是不学无术的意思,只是他们两个碰巧都没有把读书作为自己的兴趣。尽管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写完作业之后,濑名泉的确会一边看书一边看月永レオ在他旁边作曲,而那些阅读顶多算消磨时间。

刷刷刷,羊皮纸几乎要伸到火炉里。

给弗立维教授的曲子写完了?泉问道,冬天在两个多月前就到了,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又要到圣诞节。弗立维教授每年的这个时候就会来找レオ,让他写首合唱曲在圣诞节时作为保留节目演出。

レオ正把几本书扔到一旁,和...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