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便永无宁日

这两天挺想骂一下写受方后天性转(并且只是为了体现女性特征)这种雷梗。
朔间骨科就是被这玩意雷出坑的,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cp。我求作者长了脑子再打字,gal玩多了不如跳松花江清醒清醒。

想写某冷cp,但是写了大概率会被女朋友翻tag时发现,而且我敢肯定被她翻到了我就会掉马。该开小号了。

和女朋友在一起之后语言表达能力大幅下降,变成了只会说喜欢的复读机。但是女朋友就很厉害,写的东西非常漂亮,怎么看都让人喜欢(oh,again)得不得了……

[立波]在自由前

是车。
很早以前的点文拎出来除除草。
以波*兹*南*事*件为背景的史向车。

“……当然啦,当然啦,谁不恨他。”

我女朋友每次十一点多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去睡觉了,依然会在一点多留下访问记录。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她我有看浏览记录的习惯,但是也想让她早点睡。转念一想,就算我这边以为她真的睡了,说不定也在别的app上流连忘返。多大人了着凉了就早点睡啊。

出生时可以和猫一起睡一整天,七岁可以趴在地上像猫一样翻滚,十六岁时还能声称自己是猫,二十岁只能偶尔睡午觉,二十二岁顶多偶尔悄悄和朋友喵一下。

波波生日快乐。

上白下红是波兰国旗
上红下白是印度尼西亚国旗
白底红圆是日本国旗
红底白十是瑞士国旗
红底上面画老头和英文字母的是肯德基logo

谨记。
感谢评论里各位的补充✨

我说:“没有必要去修改签名或者把头像换成黑色,这种明目张胆地表示‘我很难过’的行为我实在做不出来。我不能保证在一定时期内的每分每秒都是低落的,那样太累了,顶着纯黑头像和人开玩笑自己也觉得看起来很滑稽。生命停止之前都尚有喘息的余地,一息尚存也是继续生活的假象,除此之外还有可笑的表现欲,明明是只让自己看见就好的废话却被用故作深沉的语调公之于众。打字是不耗精力的,我给你讲讲今天有什么趣事吧,你听着就好了,毕竟抑郁和绝望藏在所有标点符号中。”

你说:“那就请你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吧。我接收你发出的所有信息,我希望你是信任我的,我不想用猜测揣摩给你加上任何凭空想象的罪名。”

我说:“你所见的就是真实。那...

[百合组]万物生长

小段子,标题无含义。
偏史向。

*

托里斯赶到时一切已经结束了。菲利克斯占据了高地,坐在一堵矮墙上用鞋跟踢着墙面,而他的右脚是光着的,脚踝有一处刺伤,很有可能是哪个鞠躬尽瘁的士兵倒在地上时给了他最后一击。

托里斯用没中弹的那条胳膊对着菲利克斯挥了挥,踉跄着跨过几具尸体来到他身边。

“我找只鞋给你?”托里斯问。

菲利克斯摇摇头,金色的头发混杂着汗水血水尘土泥土,脏兮兮地紧贴在他脑后。托里斯难得地看见了他没有遮挡的全脸,也顺利捕捉了对方的全部表情。

“虽然这次结果挺出乎预料的,不过咩。”菲利克斯说到一半就闭嘴了,这可真是罕见,不如说菲利克斯说完一句话,只要他愿意,就会加上一句体现自我规则...

老套的看板组吸血段子。

发泄一下看到新卡的胡乱想法。

*

皮肤被刺破的感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疼。羽风薰想。

朔间零从后面抱着他,准确来说这不是拥抱。皮肤苍白的组合队长正用他比脸色还要惨白几分的双手扶着羽风薰的头和肩膀,摆出了最适合将嘴唇与獠牙贴在对方颈部的姿势。

羽风薰除了配合地歪着脑袋以外没有任何动作:双手垂在身侧,一边握着手机,一边索性用手指无聊地敲着大腿。他来轻音部活动室本来就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就算现在多耽搁了几分钟,结束之后他也不打算久留。开什么玩笑,他总不至于和朔间零交流吸血与被吸血的心得。

右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羽风薰没有抬手,就这当前的姿势用胳膊捅了捅身后的朔间零。就算震动的声音再小,现在房间...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