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立波]在我自杀之后一年内给你制造的阴影

有点烦的单口相声。
割腕死亡率极低,永远别试。
架空,ooc。

*

address:torislaurinaitis@gmail.com

20X7-8-4收件:

哈哈哈吓到了咩!托里斯,其实我没死,当然了,也不能告诉你我现在在哪。

反正是个离你很远的地方——很远——很远——远到不可思议!

哦操,这么说的话还是得承认我死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亲爱的托里斯?最远的距离莫过于生与死的距离?好的,我不该骗你。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现在应该距我的死期过去一个月了。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接受这件事了啊?以防万一,我重申一下:

我,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在7月4号自杀啦!

如果你收到这份定时邮件,代表我已经彻底死透啦。

当然这是我精心策划的,托里斯,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喜欢7月4日这个好日子!独立日!我的天啊。

我并不喜欢美国,我也不是美国人,唯一让我看的顺眼的是我们那栋楼二楼那老头养的美国野狗。

独立这词多有意思,美国在……管他妈哪年独立了,可是有什么区别呢?换了一个政府而已啊?又不是北美洲有块大陆飞出地球了,美国人也不会人人在他们的大脑门上贴个“老子独立了”的便签条。

可是现在全世界说到的“独立日”,只有美国独立日。

现在,托里斯,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你必须知道!7月4日,你最亲爱的菲利克斯也独立了!

我做的比那些美国佬好多了,真他妈棒极了,我从世界独立了!

我最爱的,最可爱的托里斯,你别哭,这没什么好哭的。何况你的哭相——我说过不止一次了,哦操你真爱哭——丑极了。

要是你还喜欢我,就给我放个烟花吧,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

另一件事,如果你看了尸检报告(会有这种东西吗?)那就别浪费时间了。

关于采取什么方式自杀我想了很多,当然其实最有效的是问你,毕竟你是个医学系的聪明蛋儿。事实上,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确旁敲侧击地问了很多,别自责,我在夸你。

呃,虽然我准备了很多,但是我依然不能保证我的死相如何……我是说,呃,我知道死后身体会变软变硬什么的(当然是从你的书上看到的),所以我尽量摆了个好看的姿势。还好我们当初买了个浴缸,那里不光是性的好地方。

然后,我会竖着在左手臂上切开动脉。你发现我用的是将来时,我现在躺在浴缸里,很担心切完左手之后还有没有力气去切右手。反正你一直不喜欢我胳膊上的纹身,现在刚好划了。

泡着热水真舒服……我都要睡着了。万一一觉醒来发现你站在我旁边读我写了一半的邮件,那就真的太丢人了。现在是7月4号,你昨天下午离开的,你说你要出门三天?还是四天?忘了。我知道你在桌上留了纸条,懒得看。

反正我时间很充足,而且当你发现我时,希望我还不至于太难看。要是我真的是张牙舞爪吐着舌头的样子,也希望你别吓到。

反正我怎么样你都喜欢,这点我倒很自信。

好了,我写完了。

水还是热的,浴室真暖和。我把小刀擦的足够干净了,干净得能当镜子。

我看到我了,我一直觉得我长得不错。

这把刀真不错啊,刀柄颜色也很好看。粉红色的。

该让我的胳膊也见见这玩意。


*


20X8-2-16收件:

托里斯宝贝儿生日快——乐——♡

你肯定不喜欢我这么叫你,死人不会说话,但是依然能气死活人。想想你的表情,真是要笑死我了。

今天是7月3号,对,就是去年你走的那天。这依然是一封定时邮件,不管你记不记得,几个月前我给你发过一封差不多的。

从你的角度写这些时间真不容易,我总是很羡慕你们那些长了个算数脑子的家伙。

今天你25岁了,比我这个永远24岁的幸运蛋儿惨多了吧?

告诉你个秘密,我决定明天自杀。

虽然秘密一旦告诉别人就不能算秘密了,但是等你知道时,还是会大吃一惊的吧?

你喜欢骂我没脑子,哦好吧,有时我的确有点缺心眼儿,不过真的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就比如我准备对自己来几刀放点血这件事,你可能不相信,我思考了很久。如果你愿意静下心思考什么事,就会发现那件事真他妈有意思。

托里斯你是个聪明鬼,应该能懂我的意思。何况我他妈这么爱你……操。

你刚出门两个小时,我刚才还在想该怎么为明天做准备,现在就又开始给你写信了。我也不知道写什么,今年我忘了给你过生日,那就这样补上?这么看我还蛮聪明的。

不知道明天的自杀算不算迟到的生日礼物。

你别误会,和你在一起真的很有意思。但是现在我想试试别的,同时我又他妈的特别确信你不会答应我。噢托里斯你个混蛋。

我足够爱你,可是如果爱别人的基础是爱自己,我怎么能忍受被绑起来呢?


*


20X8-6-12收件:

今天你去考试了,哦,对你来说是“去年的今天”。

定时功能居然只能设定一年时限,真是太不人道了!你说程序设计者是怎么想的?觉得现代人已经连坚持使用同一个邮箱一年都做不到了咩?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刚发现这个功能就想给你写点什么试试。

一个人待在家里够无聊的,但是你又不喜欢我去街上乱晃。当然啦,我听你的,除了把胳膊上的纹身洗掉之外我什么都他妈的听你的。

我们的床真大,还是我太矮了?我胳膊平展了也不能同时摸到床的两边。听说人的臂展和身高是一样的,我叔叔的书柜上就挂了那副很有名的……叫啥来着?维特鲁威人?好像是这个。

吊灯是我们一起去买的吧?我现在忽然不太喜欢它了。我觉得它在盯着我,而且想让天花板砸下来把我压死。

这样不行,我会被挤死的,托里斯。

托里斯,哎,托里斯啊。当你不在家时,真是无聊极了。可你又不喜欢我在外面,但是我们的确是在街上碰到的啊?

街上!能直接找到阳光的地方,还是你告诉我人作为生物体是需要阳光的。

外面多好啊,我现在站起来了,刚路过镜子,我简直认不出我自己了。

太白了。

我都不知道我和你在这里窝了多久,可我觉得这样不好。但是你喜欢这样?你应该是喜欢的。

你总是那个写答案的人,而且你这个大学生的脑子比我好使多了,托里斯,我应该相信你。

我在计划做一件大事,还不能让你知道。





end

评论(10)
热度(41)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