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喻黄叶】脑洞片段

#手机里之前的随手片段。
#架空设定,具体是什么设定我也不太清楚(xxx


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人脸,一个浅色头发的青年正弯腰好奇地打量着他。
「……你是谁?」
「你是谁?」
「是我先问你。」
青年直起腰,嘴角上扬。「不不不,我觉得这个问题和先来后到没有关系。而且真的算先来后到我在这里的时间肯定比你长。就比如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
「怎么了?不好回答么?那么我先说吧。我是用钥匙进来的哦,知道吗,是原配的钥匙。而你——看起来好像不是。」青年顿了顿,「所以我姑且认为我比你更有优先权得到回答。——你是谁?」

叶修重新审视来人,稍加思索后答道「叶修。兴欣。」
既然已经落入敌手了,叶修想,身份肯定也被调查过了,不如用这个亦真亦假的身份来刺探刺探他们调查的程度。
「兴欣的叶修?就是最近忽然冒出来的那个叶修?」
青年饶有兴趣地摩擦着下巴,瞬间又贴上叶修身前,以压倒性的姿势将叶修固定在床上,「不过,你说的和我的队长告诉我的情报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队长?叶修眯起眼睛开始结合目前视野中的一切分析这个情报。
房间摆设不多,色调偏蓝,整洁干净。门外隐隐有走动声,窗户暂时被挡住无法确定大概位置。在看眼前,这个人叶修觉得有点眼熟——虽然他能肯定他没有见过他,但是刚才说话的方式他在几年前倒是听另一个人讲过。
再看看这身衣服吧,我还要多想些什么呢?叶修苦笑,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你的队长现在还手残么?」叶修听见自己用事不关己的口吻问道。
「旧嘉世的叶秋前辈,你终于想起来了?」青年看起来很高兴,随后整个人跨骑在叶修的腰上。对叶修的问题答非所问一样地回道。
「队长现在啊……要不我叫他进来直接和你聊聊?」
话音未落,房门后就又走进一名青年,微微笑着望着叶修。
「喻文州。」
「感谢前辈还记得我。」
「能把老魏搞下去的人就算是哥也不得不多留心啊。」叶修说。
「魏队的离开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和少天一直都很怀念他。」喻文州淡淡道,表情依然没什么波澜。
「那么叶秋……现在应该称呼为叶修前辈,您又是为何会出现在我这呢?」



#没啦☆
#我觉得之后可以直接3p了(xxx

评论(1)
热度(17)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