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朔间兄弟]一步之遥

勉勉强强赶在凛月生日写完了。
架空,全对话,可能造成阅读疲劳。
大概是个弟弟和哥哥重逢回家的故事。

*

por una cabeza

果然应该听真君的明天再行动。

时隔多年再见面居然是凛月主动说话的吗?虽然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吾辈很开心哦。

我早就听说你呆的那个部门手段粗暴,没想到对自己人也毫不留情吗?不过要是你疯了的话我倒是更方便下手了。

汝又是从哪里看出吾辈丧失了心智的呢?要真是如此,吾辈现在也不可能能站在汝的面前了。

我才不管你会在死谁枪底下,不如说要是有人提前把你解决掉,我现在更会方便很多,也好去向国王大人交差了。

凛月现在也是组织中的利刃喏,莫非这就是吾等朔间一族的宿命吗?“化身为魔物在永夜中行走”若没有这么多纷争倒也是惬意不已。

说什么“吾等朔间一族”的,擅自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啊?

吾辈虽然是哥哥,但是和亲生弟弟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喏。能在语言上共存片刻也是好的。

既然你也知道那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让开——继续妨碍他人的话会连存在的意义都丧失的哦?让开让开。

嗯。吾辈知道汝是很能干的孩子,连在两处自由通行的许可都拿到了,由此可见汝效力的部门与吾辈这里已经不是对立关系了。

这种东西现在谁都有吧,自从国王大人和你那的人达成共识之后,要在两边自由通行根本没有麻烦……啧,这种东西为什么还要我这么说明一番啊,我倒是开始好奇你到底活在哪一年了。

这么说来,吾辈作为临时值班在这里也显得多余了喏。不过分歧在于:现在并不是通行时间。

我有特殊许可。

的确是天祥院君的签名,即使许久不见,现在也能知道他还健在了。对吾辈而言也是好事。

小英不需要臭虫的关心,废话说了这么多了该让我通过了吧?

随意算算,凛月加入月永君的部门有四年了喏。

是九年吧?你这家伙不要随意岔开话题啊。

九年……这么说也没有错,毕竟汝和月永君基本算同期加入的。吾辈这里指的是四年前分裂的时候,可爱的弟弟毅然决然地加入了和天祥院君矛盾最深的部门,吾辈当时惊讶地抱着小狗哭了很久呢。

说的好像你就没问题一样,你是知道我去了王那里才决定加入小英的吧?真的不是故意的吗,要说最吃惊的肯定是柯基了。他可是一直期待你会自立门户的。

吾辈当时对天祥院君的理念基本赞同,到现在也是大体理解的状态。在分裂时期吾辈想成立新的部门当然容易,造成三方对峙的状态真的好吗?不,如果吾辈真的这么做了,必定有更加积极的孩子冒出来,到时候大大小小零零散散的部门林立,要处理也会很麻烦。

作借口也太差劲了。

只有一部分是借口,吾辈说的大部分都是真话,汝不如当做这全都是事实。

越来越牵强了,你继续胡说的话我会让你闭嘴哦。你肯定看得出来吧,分裂的本意是什么。两年前对决造成的影响就算是我也看不下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分裂说到底只能算尝试,直到对决才能说是对尝试的检验。“经过两年的整练,由新人领导的独立部门究竟能成长到什么程度”怀着这种想法观战的大有人在。

所以呢,到最后只剩下王和小英领导的两个最强力的部门,说白了就是踩着吸收着别的小部门的尸体壮大起来的。因为我自己也参与了,所以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对决的最后王和小英达成了协议,虽然具体方法有点不一样,大体上都是为机构效力的。不然我现在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对决的过程很惊人喏,年青一代的力量大的有点吓人了。连同着机构之上的高层机关都惊动了,这点吾辈也没有料到。也多亏了这点,月永君和天祥院君的部门都被承认了,而且成为了直属于机构的过硬组织,十分了不起♪

这和养蛊有什么区别,自相残杀然后斗出一个最厉害的?到底有什么意义啊。作为之前的胜利方说这种话有些无耻,对你倒是无所谓了。

毋庸置疑,这些都是为了生存喏。吾等加入机构这件事本身就是为了赢得机会。

你真的想这么继续避重就轻的话,我也没有继续和你耗口舌的理由了。

凛月,汝在期待吾辈说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对于你这种比废物更低级的存在,我不会抱有期待的。

“生存”一词是吾辈的真心话。

对,多亏了机构现在我还活着。但是。

但是?

你明白的吧,王的判定也好小英的决策也好,其实都是想活下去吧?道理我也知道,不这样就不行,比起别人要先关心自己能不能看到明天之类的话。机构提供的条件很不错,虽然也是背着各种各样的罪恶才到今天的,但是为了这个也值得。一到外界就必须战斗,活着就要战斗。安稳期也要在暗中行动,这种生活我不讨厌。但是,为什么不是你?

吾辈?

我以为是你会有更好的办法。

四年前,差不多是分裂前夕时。天祥院君表示过他最不希望遇到的对手就是吾辈。

如果遇到的话,你是能战胜小英的吧。

假设是吾辈战胜了天祥院君,建立了部门,汝想吾辈和月永君对决?

我可不会说什么“是你的话就能避免对决”这么天真的话。

那是什么?

让我们从这个养蛊循环逃出去的方法。

吾辈不是神,如果神能做到的话就去祈祷吧。神做不到,或者神不愿意去做的时候,只能靠自身了。

…………冷静下来想刚才的话都太丢人了。忘掉,快点。

汝还有没说完的话吧,无妨。年轻人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就该由老人家身先士卒。

闭嘴啊你。

九年前吾等加入机构,可以说是过上了幸福又残忍的生活。机构需要的是强力的执行者,这也是培养吾等的目的。

好烦。

四年前由机构暗中发起的分裂活动的意义吾辈已经解释过了。

够了吧。

至于吾辈为什么没有和汝同一阵营。

嗯。

是因为吾辈想和汝一起活下去,至少是在未来某天能这么做。

这句话是我今晚听到的最假的。

和凛月在同一阵营互相关爱地为机构效力,听起来很诱人。

现在看来可是很恶心。

如果是两年前的凛月,就算任务是射穿吾辈的心脏都可以轻松做到吧。

现在也可以哦,你要不要试试?这样你也不能拦着我到现在了。嘛,经过两年前的协商,现在两边无论是上级还是下级都和谐了很多呢,虽然我看你还是恶心的想吐,看多了也要强迫着习惯了。

两年前再次见到汝时,吾辈真的高兴的不得了。

毕竟分裂之后各自为家时期都没怎么接触过了,我过得很开心哦。开心到再次见你的第一刻就想枪决你,不过再见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想想就很讨厌。

是哥哥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但是,很奇怪。有一瞬间我也觉得你还活着是件好事。我那时大概是昏了头了吧,无论是“曾经是兄长的家伙”还是“对立部门的对手”,哪个都很可恶啊?尤其是对手是你这么麻烦的人,我居然还会觉得不错。看来我也是疯了。

凛月也好,吾辈也好,都是在层层高压之下双手血腥地摸爬滚打过来的执行者。吾辈也不敢夸口说现在还保有健全的人类的感情,好在面对最重要的弟弟时,还会觉得幸福。

更正一下,我除了那一瞬间之外的每一刻都很想干掉你。“干掉朔间零”对我也有不少好处♪要不要让弟弟也觉得幸福呢?

凛月的幸福就是吾辈的幸福♪

这真不像把亲生弟弟一个人推得远远的的人说的话。

做过的事无可否认,和吾辈对汝的爱一样,都是真的。

…………嘁,想从你这找到什么我是白痴吧。

过去的事让它待在档案馆里就好,偶尔回想起来时再翻出来自娱自乐。

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问多少都可以。

九年前是谁把我们送过来的?别告诉我十一二岁的小鬼能有办法进来。

很可惜,十一二岁的吾辈的确努力做到了,还带着可爱的弟弟的份一起拿到了。

所以你从那时候开始就很烦啊?都不问我的意见随意做决定,欺骗小孩子很好玩吗,就算你那时也是小鬼也不能原谅。

如果放在现在吾辈也许能找到更好的方法,那时的吾辈已经竭尽全力了。

目前来看结果不算差,勉勉强强原谅你吧。

好孩子,好孩子,真想抱抱汝♪

离我远点啊混蛋,你还要执行任务吧,现在和我这样的浪费时间又算什么?

执行任务是为了生存,和汝一起是生存之上的救赎喏。

那好,搞清楚啊。是你的救赎,不是我的。该让我过去了。

吾辈不想。

小英让我过来的意思我大概知道了,说什么惊喜之类的,你们老人家就是这么烦。没办法了~拔枪吧。我忍了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凛月?

啊,正面对决,两个长得差不多身份也差不多的家伙要正面对决了。

如果汝希望这么做,吾辈会奉陪到底的。

冠冕堂皇的说什么我希望这么做,算了,等我把你打的趴在地上时再慢慢数落你♪

凛月的枪技是全机构出门的喏,吾辈多少也算在行这里 面对汝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欺负人了哦凛月。

少废话。

的确,是吾辈太喜欢絮絮叨叨了。

好了,该让你闭嘴了——♪



————



……

喂?

……

臭虫?

……

……?兄长?

…………

朔间零?

…………

别装死了。

…………

还差了那么多,连擦伤都不可能有的吧?

是喏,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还真是珍贵的体验。吾辈刚才也是极度紧张啊。

紧张什么?难道朔间零也会怕死?

会的,会的。因为……啊,就是这个,凛月,能看见汝的笑容吾辈就很幸福了,哥哥永远爱你♪

把那个恶心的词收回去不然我送你去下世。

语言再怎么变化吾辈的情感本身不会变,好了,最可爱的弟弟啊,子弹打完了也该稍微走进一点了。不然月光也会寂寞的。

与其关心月亮不如关心一下自己吧,兄长?你那子弹也早就没有了吧?接下来就是肉搏了,我可是很有信心的。

凛月想接近吾辈无须找这么多理由。近看来才发现汝这阵子都没好好休息的样子?月永君还真是不留情面。

王的训练可没那么多奇怪的项目,说到底都是兄长的恶趣味吧。

奇怪的项目也好,恶趣味也罢。凛月,闭上双眼假寐吧。牵着吾辈的手就好,就像汝小时候那样。再过不久日光就要再次普照,现在,和吾辈回家就好。


“对了,最重要的事不能忘记。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6)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