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看歌词产生的英→涉零脑补。
ooc,混乱狗血雷。

慎。

*

毕业那天奇人们格外躁动,他们似乎在尘埃落定之后想为最后一次学校留下些什么。即将升上三年级的奇人们的末子也参与其中。

莲巳敬人皱着眉,但是他这次没去制止他们。

随他们去闹吧。敬人叹了口气,大概也只有我们有机会再看一次这些……奇人了啊,英智。

天祥院英智没有理会青梅竹马投向自己的略带深意的目光,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是——敬人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操心,明明自己从下个周开始安排就会多到满了现在还在想这些事吗。

不过也难怪,就连我自己也在想这些。英智望着不远处的人想到。

对于天祥院英智,最开始日日树涉是“年级里有名的怪人”,然后是“自己战略里的奇人”,再然后是“fine的队友”……哦,还有“皇帝的左手”这样充满趣味的称呼。

看来是没有“喜欢的人”这个称号的。

日日树涉的热气球升到了半空,他的奇人朋友们占领了热气球内的其他角落。毕业典礼上不少低年级的学生也来了,大概就是想看看学长们的风采。

花瓣随着音乐一起飘落下来,淋了地上的人一头一身,这就是日日树涉的风格吧,到哪都少不了这些东西。

英智抬头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和日日树涉背对站定的斋宫宗,正在和身边的逆先夏目一起看向地上某个方位:是青叶纺和影片mika。

空中这些泡泡的装饰大概是深海奏汰的主意,他独占了热气球的一边冲着流星队的队员们挥手。英智扫了一眼那边的人群,稍微有点惊讶三毛缟斑也在其中。

热气球又转了一圈,这次英智终于看到了日日树涉和朔间零。

这两个人很少对外张扬什么,不过也从来不会掩饰。

平时练习时也是如此,日日树涉面对英智温和的调笑只会捂着脖子说一声:因为零想这么做所以就向那位魔王屈服了。

英智则会装作伤脑筋的样子抱怨:涉这样可算是对fine出轨了哦?魔王的力量真是可怕。

皇帝陛下想说的是我对您出轨了吧?

哦呀?涉难道是准备悄悄把我送上断头台了?那么我就暂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吧。

日日树涉到这里就会用“您的小丑分明是只会按照剧本演出的愚臣”来拉走话题,也让英智心知肚明了不少。

这两个人的确很合适,周围人说的够多了,英智都觉得自己再评价就有些唠叨了。

那么之前的努力也全白费了,英智想,认识日日树涉也好,拉日日树涉加入fine也好——不对,排除个人层面,这些都是完全的胜利。

他不是完美的皇帝,但他的确是优秀的改革者。

奇人们落到地上,他们的朋友们簇拥过去欢呼,大家的转校生慢了一步又被几个二年级学生拉了过去。

英智作为学生会长,在最后讲话时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掌声,此时稍许的冷落倒是让他觉得舒服了不少。转头,和他预想的一样,敬人身后姬宫桃李和伏见弓弦也依然站在他周围。

这就是天祥院英智个人的成功了,大概。

人群开始欢呼,被包围的小丑和魔王拥抱在一起,变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影子。

钟声响起,现在他们只是“曾经的同学”和“曾经的队友”。

但是即使毕业了,日日树涉和朔间零依然会一起走下去。名为精明的天祥院的那部分开始思考两个优秀毕业生的结合该怎么使得利益最大化;而叫做英智的那部分则意识到他与涉的联系彻底消失了。

梦之咲的皇帝退位之后,属于“皇帝”的那些奇迹自然也就随着掌声落幕了。

自己的脸色可能有点苍白,一会就向敬人解释说是今天玩过头了太累了吧。

人群还在欢呼,隐约还有人在唱歌。英智偏过头想了片刻露出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

真是难能可贵的三年啊。

英智对敬人说道。

评论(1)
热度(12)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