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存一下之前空间发的碎碎念段子。

反abo

“如果说几十年前要是谁提出了这种想法,被判刑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在作为alpha也好beta也好omega也好之前,我们首先是人类。”

“天赋人权天赋人权,连爱都受到先天性别的限制,这真的能叫天赋人权吗?”

“分明是从出生时就开始的悲剧。”

“我知道啊,现在也有很多非常规组合的伴侣。”

“可是你看,就连我也说了非常规这个词。”

“再往前几百年,我们原本只会有男性女性两种性别的吧。”

“我是不懂为什么曾经会有人提出基因改造,把人类性别规划为这样。”

“你可以想象一下,最原始的人类是靠情感维系关系的,很惊奇吧?毕竟现在只要双方进行了标记,就自然而然会被绑定在一起。”

“就算只是依靠感情联系,人类居然也生生不息了几千年。”

“倒是我现在,已经不太明白一个omega对alpha的爱恋到底是发自真心,还是由于标记引发的生理反应了。”

“文学作品也好,影视作品也好,主流表达方式里到最后肯定会是双方标记,幸福一生吧。”

“那我喜欢的究竟是你的性别还是你呢?”

“AA,BB,甚至OO的伴侣无法互相标记,由此分手的也不在少数,但是依然有能走完一生的人。”

“我不是反对AO结合。”

“只是,标记——任何东西,都不应该在情感之前成为相爱的障碍。”

“被人格所吸引,然后相爱,多好啊。”

“在标记之外,由彼此的认可维系的关系,很多人听了会觉得很危险吧,但是我必须要说,这才是我们作为人,本来的权力。”

“这样看来,我们真的失去了很多。”

评论(1)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