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魏叶魏]无关风月。

#写手设定,虽然这次没多大关系。
#一个不太好玩的老梗。短小。是否cp向自由理解。


魏琛结婚了。
这个消息刚放出来时在群里被刷了好一阵,大徒弟黄少天满屏幕的垃圾话已经见怪不怪,喻文州的几句祝福也杂夹其中,虽然估计没什么人注意到。
当然也有好事者@叶修的。
可惜叶修没看见。

有点不可思议,叶修正难得的专心赶稿。
在今天之前作为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知道魏琛婚讯的人,叶修觉得自己还挺淡定的。那天魏琛两天不见忽然敲了他句:
老夫要结婚了哈,记得给钱。
叶修随手回道:
恭喜恭喜,记得发糖。

还真没多想什么。

又过了两天,魏琛把叶修叫到楼上他那屋和他一起收拾垃圾,忙活大半天整出三大摞子书本,仔细挑挑捡捡一番有用的其实也没多少。
来回两趟扔了不少垃圾,做了不少体力活,魏琛也是难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主动给叶修泡了碗面算是酬劳。
叶修揉着一把老腰和魏琛老脸对老脸,毫无形象的嘶溜嘶溜吃着面,心想这屋子收拾之后一下子大了不少呆着还挺陌生。然后他又想到魏琛忽然神经大发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主动收拾大概是真要卷铺盖走人了,可不,铺盖都叠好收着了。
当想到魏琛是因为结婚要搬离租房的时候,叶修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了,不然他妈以后连扯皮的机会都少了。

魏琛正随口骂着肉越来越少的调料包。

「我说老魏啊。」
「啊?」
「要结婚了哈。」
「嗯是啊。」
说完两人继续低头吃面。
吃个面搞得和审问一样,也是别扭。
叶修想问的挺多的,什么时候和陈大主编好上的啊,俩人现在什么阶段啊,以后工作安排啊,等等等,心情好的话叶修还想再嘲讽两句: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对陈果当面尊她为大爷背后不把人当母的看的,到最后还不是栽了。
虽然是在连叶修也不太清楚的背景下。
想到这里叶修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哎,算了。
该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找破天也找不到,本来就没什么好问的。
低头瞅着汤上漂的一块块油水,叶修脑补了自己一斧子砍倒一棵越长越茂的大树的画面。专心吃面。
面快凉了。

全职写手本来就宅,也懒得开什么单身派对,俩碗一摞,算是叶修给魏琛送完行了。
「要不咱哥俩再来个散伙烟?」叶修站到魏琛身边习惯性搭了个肩。
「最近在戒呢,」魏琛说,「老叶,我也劝你还是少抽那玩意儿。眼看着都不年轻了,抽多了伤身 。」
叶修转头打量魏琛。
脸比以前干净不少,看起来也有点三十出头的人该有的样子。看着这么能看的魏琛,叶修觉得有点好玩,魏琛越是正经,叶修越觉得有意思。
看看,啥叫违和感。
叶修没忍住,噗了声,「行欸,哥可比你年轻多了。」
说着叶修松开了口袋里的烟盒。


魏琛结婚那天来的人也不少,编辑部占了七成,魏琛陈果各自的亲朋好友占了三成。
婚礼会场禁烟和发硬的西服搞得叶修浑身不自在。一边和个小媳妇儿样的小口小口喝着苹果酒一边屏蔽着来自右边一桌黄少天的废话,叶修努力集中注意力看着台上两人。
粉色和蓝色的气球不知何时变成了婚礼的必须物,一对新人男黑女白刚好凑成黑白双煞日夜百服宁。
背景音乐听起来像是远处高楼上哪个渺茫想不在的在那对暗号呢,声音小的可以。还真不能怪人黄少天吵。
几种声音混在一起,头疼。
叶修敬了林敬言一杯之后继续小口喝酒,低度数真好。
「以前没发现,陈果长得还挺漂亮的。啧啧…老魏估计现在正在心里骂这司仪黑钱呢……啧。」叶修回魂就立刻不出声了。
也不知道刚说的话是想说给谁听。

「连你也结婚了啊,老魏?」


婚礼之后编辑部和元气大伤一样死气沉沉了一天,让这群人喝酒本来就是全灭的技能。
叶修睡了快一天,醒来时差不多也该继续睡了。换上平时的衣服,叶修忽然想出门走走。
在公寓里的两年叶修主动出门的时候并不多,其中十次有八次是去上楼找魏琛的。于是当叶修不由自主站在魏琛门口时,这可以理解为一种必然。
房子还没租出去,不过叶修也只能在外面看看了。
口袋里的烟还在,叶修点起烟才想起那天魏琛说的话。
浪费了更可惜啊。

叶修开始想,漫无边际地想。
想他怎么认识魏琛的,怎么翘课的,怎么混熟的,中学那几年怎么过来的,和魏琛干的各种狗事,到大学又是怎么过的,(「居然还有这么多事。」)怎么阴差阳错到了一个编辑部的,怎么开始公寓生活的,怎么扯皮的……说到扯皮,还有点遗憾。毕竟最后那次并不尽兴。
那天吃碗面,走之前叶修对魏琛说,「都老大不小了,就好好过吧。人家姑娘也挺好的。」
魏琛点点头,说了句好,然后他又说,老叶,这两年谢谢你了。
两张老脸真是正经得可以飞到马里亚纳海沟去。
叶修还在想,想到了很多已经忘得差不多的垃圾事,自己又添油加醋的修一修,乐不可支。
就这样一个人抽着烟在楼道里笑出来。

认识魏琛也有十年多了,快占了叶修的半辈子,虽说不算生死之交,但至少臭味相投同流合污,在彼此生命里留下了不少东西。

「新婚快乐啊,老…魏琛。」
叶修对着门说道。

这种感觉挺复杂,像是一个苹果一块被切了下来,换成一块同样大小的梨——还是进口的青梨,又绿又酸——组成红配绿,虽然摸起来一样,吃起来也能忍,但是终究哪边不对劲。
尤其是这种烂苹果长了一树的时候。

无关友情,无关爱情,无关亲情。只是怀念。

夜深,天冷。
叶修笑的差不多了,被楼内阴风一吹打了个喷嚏。
回去吧,叶修开机,没有登QQ而是打开了文档。
赶稿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 约翰华生结婚,福尔摩斯则如何?
- 算是独居,晚年之后在乡下养蜜蜂。

end

此情无关风与月,画风不太对。


评论
热度(25)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