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
时常连月消失,慎关。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味音痴小段子一则。

#存粮,忘了当时怎么想的了。

#国拟,感觉不妥或ooc请指正。

-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面前坐下,开始一番以hero为中心的高谈阔论,用着比平时更加聒噪的嗓音。

亚瑟·柯克兰皱了皱眉头——他的粗眉毛使他在做这个表情面部变化幅度高于常人。英/国人的作息很规律,某种程度上不会比家里开过奥斯/维辛的家伙差。当然,在英/国人眼中,这只是绅士的风度罢了。

所以,忍受眼前的吵闹的美/国人也是风度的一部分咯?

亚瑟微不可闻地哼了一声,用报纸挡过脸。晨间的报纸与茶毫无疑问也是绅士的一部分。

阿尔弗雷德很高兴。

阿尔弗雷德在这个对于美/国人而言过早的清晨出现在亚瑟面前,阿尔弗雷德大声议论着亚瑟正在阅读的报纸上的每一条消息,阿尔弗雷德把咖啡明目张胆地放在英/国人的餐桌上。

美/国人当然是故意的。

到目前为止他做的很好。

英/国人,英/国绅士,亚瑟·柯克兰在自己面前的耐心比面对别人时更加有限,阿尔弗雷德对此不甚满意,他甚至不介意让这点有限的耐心变得更少一点。

亚瑟又翻过一页报纸,带出响亮的哗啦声。如果罗德里赫会用钢琴来表达贵族的不满,那么绅士的不满还真是幼稚的可怜。

“oh——亚瑟,你看,第七版上登了我家最新消息,世界的hero我可是每天都会给世界带来新东西的啊——!”

“如果你是想让我看你家的调查局又跑到伊万·布拉金斯基家的话,那篇我已经看过了。而且你也说过一次了。”

“世界的hero去四处看看有什么错?”

亚瑟抬眼看了他一眼,“你…好自为之。”语气里带着无奈,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说什么。

“亚瑟你想太多了,啊…你总是这么小心翼翼的。”阿尔弗雷德起身去关照亚瑟家可怜的冰箱,亚瑟仿佛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居然没有Hamburger!Hamburger!!”

“那种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有啊!?”听到这个词亚瑟就觉得一阵反胃,“要吃你出去买啊?别让我看见!”

“what a good idea!那先回见了啊!”

一声摔门,或只是关门没注意太用力了。一般来说是后者。

“那家伙真是的……”亚瑟继续看他的报纸,整个房间内安静得仿佛美/国人不曾来过。

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亚瑟再次读过阿尔弗雷德家的新闻。

担心也许是多余的。

或者说…任何担心都是没有用的?

还是,以现在的他,已经没什么身份能担心他了。

手边的红茶还没冷,不错,至少还剩了一口热茶可喝。

亚瑟不无优雅地搅了搅动他的饮品。

“我现在也就能让他出去吃东西了吧。”

还不错。

-

逐渐没落的我与蒸蒸日上的你。

以上,祝愉。

评论(4)
热度(10)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