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红色组小段子一则。

#存粮,当时可能懒出病了写的纯对话,稍微改改发一发来装一装高产 咳。

#国拟,感觉不妥或ooc请指正。

-

“向日葵真是好看呐。”

“嗯?喜欢的话经常来我家看看啊,我家可是种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向日葵。”

“不是的,”伊万顿了顿,“我想和耀一起在我家看向日葵。”

王耀似乎对这个话题颇感兴趣,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回答。

田间的道路很窄,两边的作物正在散发着暖意。这是东欧平原难得的温暖日子。

“伊万,我教你一个汉语词:阡陌。”

伊万·布拉金斯基即使在如此温暖的日子里也拖着长长的围巾,比起身边的东亚男人,他这一身却也是轻便。

“耀家的词语读起来都差不多啊,而且都这么短。”

王耀不以为然,“是你家人的名字太长了,有这功夫一杯茶都喝完了。我可不想再听你讲那个冷笑话了。”

“关于名字的那个?”

“我的名字可不叫叮当或者铛铛什么的。”

“唔呼。”

“笑什么。”

“什么事都没有。刚才那个词什么意思?”

“阡陌?田间小路,就像我们正在走的这条。”

“嘞?我们走的,不是红色的路么?”

王耀笑,“当然是。”

“还是想和耀一起看向日葵啊………如果耀的家就是我的家就好了。”伊万对王耀的回答不甚满意。

“这倒是完全不可能。小孩子就喜欢乱说话。”王耀依旧笑的处变不惊。

“耀真是的,从1200年一直说到今天。”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小鬼。”王耀扔下一句,自顾自走快了两步。

虽然借助身高优势这点距离并不用多心,但是伊万还是跨了一步紧紧跟上了他。

-

阡陌还有个什么意思来着?

关于那个笑话我大概说下:

露家民间流传了一个笑话:“中/国/人在孩子出生时会取两件银器,它们敲击发出的声音就是这个孩子的名字。”

为什么呢…因为露家人名字一般都很长,而耀家人名字一般都是两三个字,在不懂耀语的露家人听来就都是“叮咚”啊“铛叮铛”之类的。

不知道有没有叫DuangDuang的,咳。

以上,祝愉。

评论
热度(10)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