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新大陆家族小段子一则。

#14集!!硬掰成加厨!!!!

#以马修为中心的新大陆。

#…冷tag自己乐系列。

马修·威廉姆斯的仓库扫除。

“加/拿/大,是很棒的国家哟,虽然和美/国比起来有点冷…但是这里枫糖浆很好吃哟。

嗯…曾经和亚瑟先生还有弗朗西斯先生关系不错,现在也是…可以独当一面了……”

衣服上印着枫叶的青年正伏在桌前写着下周会议的发言稿,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先取得发言机会吧…这次一定能写出引人注目的稿子让后让大家都到加/拿/大来玩。希望。

“……虽然和阿尔弗雷德长得很像,也的确是兄弟,但是性格还是不太一样的,去阿尔家之余也可以过来看看啊……人很少,不过也随时欢迎客人来…我会送你很多枫叶元素的纪念品的……

所以,欢迎来我家…玩啊。

——熊三郎,你觉得怎么样?”

“谁?”

“加拿大啦。”

“哦…”熊二郎回过头继续玩他的_Pad,“我和墨/西/哥说,把你就放在那就好啦。”

“为什么是我啊…!?……熊太郎你有在听么?”

马修无奈的合上笔帽,“熊吉你不要总是无视我啊……”

“谁?”

“……都说了是加/拿/大啦!”

书桌旁边的书架上摆放着不少瓶罐,纪念品,书籍,相册,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上面印着点火红的枫叶。使得整体看来与其说是书架,不如说是枫叶的罗列。

因为我是枫叶之国啊。马修微笑着想到。

手指扫过一排排书籍,终于停在了一本相册上,暗色的封面证明了它的陈旧,不过最突出的地方还是上面缺失的枫叶红。

“……那是,多久以前了啊。”

久到他才刚认识亚瑟和弗朗西斯,不久,又见到了他的兄弟阿尔弗雷德,现在的美/国。

“第一次见到阿尔时感觉很惊讶呢…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曾经也怀疑是不是亚瑟先生教会了阿尔什么魔法把我的存在感全移走了……明明是邻居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我啊。”和枫叶一样轻柔的声音喃喃自语道,伴随着轻轻的笑声,马修的视线不由得停滞在了某页的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自己正举着一副涂鸦,笑得有点腼腆。小时候的马修的单人照不多,大概从那时起就是不喜欢引人注目的性格啊。

“拍这张照片的……我记得是弗朗西斯先生?”马修取出照片,仔细端详了片刻,“拍的不是很清楚啊……我画的是什么……来着?”

——有点好奇。

今天隔壁很安静…看来阿尔不在家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马修把相册放回远处,发现熊…什么来着?依然在那里玩它的_Pad,“熊小五郎,我今天想去仓库看看……一起来吗?”

“不去。”

“哎…”马修把他枫叶红的卫衣拉正,随手抱起熊二郎君,有些苦恼的歪了歪头。

“感觉上次整理已经是一个世纪前的事了,会不会很麻烦呢……走吧,熊之介。”

“谁?”马修怀里的熊发问道。

得益于地广人稀,马修家的仓库是一间独立的小房子,没有一般仓库的阴沉感,透光性不会比客厅差多少,更何况,窗外就能看到一片枫叶林,把整个屋子映成了暖色。

马修移开几个箱子站到床边,的确是很久没来了,连打开窗户都有点费力。“风景还是这么美,以前偶尔也会来这边呆一个下午啊……咳咳,不过下次来时得好好打扫一下,都积了这么厚的灰了吗。”

马修看到对面墙上挂的密密麻麻的涂鸦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说是要找到照片上自己的画,可不就是在这里吗?

甚至都不用仔细去找,简直是一眼就望到了。

“这个是我吧…旁边画的一模一样的是阿尔?”金发青年轻轻抚摸着有点掉色的涂鸦,大概是受弗朗西斯的影响,马修在美术上有几分天赋,小时候马修经常是个喜欢安静画画的孩子。“后面这两个…右边的穿的很华丽的是弗朗西斯先生吧,那左边是……”

指尖停在了应该画着眉毛的一处,可以毫不夸张地看出那里的颜色曾经有多深。

“……这是亚瑟先生,没有错了。”

“不过弗朗西斯先生和亚瑟先生关系真的很差啊…老是那么打架的话……”

小时候,阿尔和自己有时也不太喜欢看到亚瑟和弗朗西斯在一起,虽然单独分开的时候他们对自己都很好……但是为什么在一起时就会吵架呢?

那时自己就会跑到这里来画画吧……不知道阿尔会怎么办呢?

小孩子最怕看到大人吵架了啊。

马修揉揉睡倒在一边的小熊,自己也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来。

弗朗西斯先生好像曾经说过,不管用多少年,他都不会放弃的?

不过最后果然还是没办法啊………

窗户正对着自己,因为太旧了所以不用担心风会把窗户吹关上。燃烧的枫树似乎一直站到了天上,在北/美并不是罕见的景象。

“Ô Canada Terre de nos Aïeux…”

“O Canada our home and native land…”

不管是哪种语言,唱的不都是《啊,加/拿/大》吗。一样的意思,一样的旋律。

“今天的夕景也很好看呢…”

正当马修恍惚间快要在一片枫叶中睡着时,仓库的门被无情的推开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完全不会看时候的人的话,这话大概是对的。

“YO!Canada!我找你找了半天你果然在这啊!”

“…啊,欢迎啊,阿尔。”

“真不愧是hero我啊,一猜就知道你在这!”

马修忽然觉得他之前的疑惑是多余的——阿尔这种人怎么可能被长辈吵架吓到。“阿尔,要不要回会客厅?我给你拿枫糖松饼?”

阿尔弗雷德正在仓库里走来走去,似乎完全没听道他的兄弟的话。“我说你啊,以前居然画了这么多画么?——嗯?这幅是我?”

马修走到阿尔身边看了眼,虽然小时候自己和阿尔长得真的高度相似,但一看就能看出这是阿尔…他保证他小时候绝对没干过拉着亚瑟转圈圈的事!

……还把人家转飞了。

“……当然是你。”熊四郎居然还没被吵醒……真厉害啊。

“没想到我小时候是这个样啊……”

总得来说,其实还算可爱吧,是讨人喜欢的孩子。马修想。

“——果然长大了就是世界的hero了!”

可惜就是长歪了!马修在心里补充道。

“所以说,阿尔,今天你来就是找我聊天的吗……?”

“Of course!NO!”阿尔弗雷德伸手在口袋里翻翻似乎想找什么,可惜最后失败了。“那我就直接和你说好啦,今天亚瑟和弗朗西斯来我家了,但是要么看他俩拌嘴要么就是聊些烦人的东西,实在太无聊啦!”

“所以……?”

“所以我就提议找你过去,四个人肯定比三个人有意思!怎么样,这个主意是不是很棒!”

马修没注意到自己眼睛睁大了,“…啊,好,好的!”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阿尔?”

“嗯?怎么?”

“干脆都来我家吧…你看,现在外面枫树很好看啊,我还有很多枫糖浆……”马修试着提议。

“让hero想想……嗯……这个主意估计能回答Yes吧!”

马修太高兴了,一把拉着自己的兄弟向外走,“那赶紧去喊他们吧……说起来,亚瑟先生和弗朗西斯先生现在不打架了吗?”

“他们两人老头子怎么打得动嘛!”

“……也对呢!”现在,已经不会再打架了啊。

“不过马修你家比我想象的宽敞多了啊?”

“你平时多来看看就知道我家其实非常大啦……”

两兄弟身后都是不知道有多么宽阔的世界,不过这一刻他们只是像普通兄弟一样打打闹闹,去找另外两个同样安于一时的平静的家伙。

“熊也,别睡啦,快和我们走啦。”马修回头喊道。

“谁?”

“加/拿/大啦!”

——枫糖浆和枫叶都很棒。

——到处都能看到的红色。

————加/拿/大有,象征幸福的形象哦。

评论(5)
热度(21)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