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亲子分]Flashback

#开放结局请自由理解。
#越快开学脑洞开的越来越多 这什么毛病。




Flashback(药效幻觉重现)


你叫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今天心情其实不怎么好
你最喜欢的猫已经走失两天了而你放在窗台的点心依然纹丝未动
你明白现在能找到你的猫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你依然决定出门试试运气


你发现上帝对你很眷顾
你在公园看到了你的猫
你的猫正在和一个青年打闹尽管那个青年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你跑过去抱起了你的猫
你还对着那个矮你一节的青年表达了你的无限感激
你摸摸口袋发现还有几个零钱
你向那个眼睛很漂亮的青年提议去喝杯咖啡
你很高兴你们的眼睛颜色是一样的
你喜欢绿色的眼睛
你发现青年看起来有点烦躁
你不知道从何开口便想随意找个话题
你开始讲你的猫
你告诉青年你有多么喜欢这只猫
你告诉青年你和这只猫是如何从巴塞罗那来到阿布鲁佐
你和青年交换了联系方式
你惊喜地发现青年住的地方离你很近
你在青年手忙脚乱的找钱包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发现青年和你说他忘带钱包的样子很有趣
你告诉青年你请客
你提议下次由他请你喝咖啡作为偿还
你很高兴他答应了
你记住青年的名字叫罗维诺·瓦尔加斯
你抱着你的猫回到住处
你的猫看起来很好
你感到无比愉快


你在一周后再次见到了青年
你试着给他起个昵称
你试着叫他罗维
你被他的反击抓的有点吃痛却依然开心得想笑
你一边躲避攻击一边道歉
你承诺你会好好叫他的名字
你和青年并肩走在路上
你忽然觉得今天天气格外的好
你无意提到你会弹吉他
你没想到吉他会让这个可爱的青年这么感兴趣
你答应他下次会带着你的吉他来见他
你差点没意识到这代表你们还会相见
你开心地听着青年讲他的事
你知道青年有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弟弟
你有点好奇他的弟弟是不是有同样绿色的眼睛
你知道青年有一个高大风趣的祖父
你想起自己上一次见家人是何时何地
你知道青年有一个当黑手党的理想
你回忆起你少年时对海盗的崇拜
你感到正午的阳光无比火辣
你和青年来到你经常光顾的那家餐厅
你给你们俩都点了一样多的番茄菜品
你偷偷观察着青年的反应
你非常开心青年也十分喜欢番茄
你越来越喜欢青年头上那根弯曲的头发
你想要送青年回家却被严厉拒绝
你耸耸肩目送青年走向他的家
你散着步回到住处
你感到久违的欣喜


你按照约定背着吉他走出家门
你凭感觉来到一栋小楼下
你开始弹奏一首曲子
你甚至快忘记了曲子的名字
你只是觉得在这里弹奏让人很愉快
你感觉自己发挥的前所未有的好
你哼起了只能记起一半的歌词
你索性把忘记的地方全换上了青年的名字
你看到阳台上两个人影
你毫不费力地认出了青年和他的胞弟
你看到青年气冲冲地跑下楼
你在等他出现的时间里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你看着青年怒气冲冲的脸不由得更加想笑
你被气到无措的青年拉进了他的住处
你高兴地和青年的弟弟打了招呼
你有点疑惑为什么青年会这么激动
你给这对兄弟弹了首曲子
你冲着要出门见同学的青年的弟弟笑了笑
你和青年被留在了屋中
你感觉青年有点尴尬
你说着今天偏阴的天气
你说你的猫怀孕了
你和青年的话题又回到了你的猫身上
你再一次告诉青年你有多喜欢你的猫
你不知为何就是想让青年理解那只漂亮的猫对你有多重要
你想说那只猫是多么体贴
你想说在你沉默地看望父辈的坟墓时那只猫抱起来是多么温暖
你想说在你失去一个特别重要的朋友时那只猫安静地靠在身边就已经让你宽慰不少
你想说在你的朋友和他的男朋友结婚时那只猫在婚礼上得到了所有人的喜爱
你想说你很感谢青年帮你找回了猫
你想说你很感谢能遇到这个青年
你说:“Encantado de conocerte.(很高兴见到你)”
你有点意外青年没有生气
你发现青年只是认真地看着你
你感到前所未有的触动


你和青年在一起了
你感谢那个有罗维诺的未来



你从未想过一年之后你的生活就回到了原点
你的罗维诺是个固执的小混蛋
你想起他口中的黑手党
你发现有时候随口的一句玩笑如果是认真的将会多么可怕
你百无聊赖拿起了你从未翻阅的报纸
你第一次发现瓦尔加斯不光是罗维诺的姓氏
你感叹一个家族的力量如果爆发将会多么恐怖
你计划去那个叫西西里的岛屿
你想起罗维诺的警告
你放弃了
你继续从网上了解着这个曝光之后迅速崛起的家族
你会想起你以前看的电影
你希望现实不会像电影中那么戏剧化
你也知道现实只会比电影更加残忍


你的朋友来看望你了
你想祝他新婚愉快
你忽然想起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
你谢过他的关心
你苦笑着在他面前哼起了那首依然只记得一半的词的小调
你想喝酒
你的朋友拒绝了你
你捂着挨了拳头的脸有点茫然
你看着朋友忽然笑了
你试着用他的母语对他道谢
你的语言中是你满满的诚恳
你说:“Merci.(法语 谢谢)”


你最终来到了西西里
你喜欢这里的热情与风光
你尤其喜欢这里带着水汽的果香
你开始思考如何与罗维诺重逢


你很幸运没有卷入帮派斗争
你在找到罗维诺前先染上了毒瘾
你在床上挣扎的同时外面似乎爆发了一场纷争
你祈祷着罗维诺能够自保
你祈祷着当你见到他时不会过于狼狈
你再一次变得犹豫


你的钱花光了
你听说罗维诺的家族被人算计而对方是个德国人
你不知道黑手党兵败的下场
你安静地立于室内
你的身边没有猫也没有罗维诺
你的猫自从上个月跑出去就再也没回来
你感到你这次没有精力再去找它了
你又多了一个需要为之祈祷的对象


你很庆幸也很清醒
你想起你还有够你一次爽到死的大麻
你知道虽然只有一次但这一次也已足够
你躺在床上微微笑着
你似乎能听到罗维诺的声音
你还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感叹你曾经弹吉他弹得有多么深情
你眼前天旋地转
你感到头昏眼花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


你胸口发闷直犯恶心
你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
你快要忘了现在是哪一年
你挣扎着爬起床
你觉得窗外的景色有点眼熟
你觉得你好像已经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你的猫了
你随后想起你的猫已经走失了两天
你虽然不抱太多幻想但依然走出家门


你在公园发现了你的猫
你看到一个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青年
你一眼就看到了青年绿色的眼睛
你感叹着由于晚睡引起的头痛
你向着青年和猫的方向跑了过去







end or tbc?

评论
热度(19)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