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百合组]夜行

短打,文风可烦。没后续。

*

托里斯是个现实主义者,真的,他比同龄人清醒很多,清楚的知道买彩票不会给他带来好运。
月亮挂在天上,会发光但是不能给这片土地一点温暖。毕竟向影子乞讨温度太过可悲,而影子本身也着实无能为力。
菲利克斯的脸在月色下比起人类更像是某种动物,或者说是某种工艺制造品,让托里斯回想起了他书架上的历史绘本里惨败的异教徒的尸体。
手表盘上是时针分针秒针和他们的影子,要是托里斯已经和菲利克斯一样变成了醉鬼,那么此时此刻就是六点六分六秒。
虚假的魔鬼源于酒精。

绿色是精明的颜色,甚至被视作高贵的颜色。上帝在造物时慷慨地把属于神的精明施舍了一星半点,放在人的眼睛里。
菲利克斯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哈了一声,对着眼前的托里斯呼以浓浓的酒精味。面前的人毫无反应,而自己的声音在空巷又太过突兀,静止了一秒后托里斯听到了爆炸般的笑声。
这是救世主的笑声吗?如果菲利克斯眼中的色彩真的是主的恩赐,而不是蛇皮的反光。
别笑了。托里斯说。并不是讨厌这个笑声,也不是讨厌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眼前的人,但托里斯更希望这是在一个美好的下午或者阴雨的早晨。
而不是现在。
菲利克斯耸了耸肩,大步走过托里斯,让后者身体更加僵直。谁说陌生人比朋友更加忠实?黑暗从来没有给个托里斯半点难堪。而刚刚和他擦肩而过的男人却只是将他当做了自己酒后的幻觉。
这样想来他是否应该庆幸一点?侥幸心理让托里斯祈祷菲利克斯只会以为他做了个由乐转哀的梦,可他的本能依然让他反身追了上去。

优雅的蛇正在黑暗中轻歌曼舞。
托里斯不喜欢掩饰,他会在学校与教授争论,也会在酒吧对陌生人倾吐心结。为了活的更像正常人一点,利刃从来只得隐藏与衣袖之下。
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托里斯轻声问道,既然菲利克斯没有听到他上一句话,那么这一句也会在说出口时就失去意义。
离魔盒被打开还有三步,菲利克斯轻巧的停下了脚步。过于夸张的转身让托里斯失神了一秒,真正的捕食者永远是悄无声息的。
但也有更加恶劣的存在,喜欢用华丽与恶俗来伪装自己,迷惑他人。
你觉得街头玩牌人不是魔术师吗。
救世主吐着信子问道,以问题回答问题也是人类常用的诡计,菲利克斯身上的酒气在无风的巷中缓缓散开。彰显着他是人类。
托里斯抿住嘴唇,拒绝吸入任何来源于外界的气味。是啊。他回答。
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它的主人开心的像是一个发光体,比如酒吧劣质的霓虹灯管。
那么,菲利克斯说话时笑嘻嘻的,托里斯借着天光能看到他的舌头,一团黑影在口腔内转动。要不要我给你编个故事?
托里斯已经换上了平日里正常人的表情,看起来只不过比刚才多了点人情味。
你说是我身后的巷子里的腥味重还是我身上的酒气重?
菲利克斯说着掏出一副扑克牌,在黑暗中,每一张纸片都发出金属的寒光。
你说,要是我能闭着眼睛抽出一张黑桃六,你敢不敢承认你手里也握着一把蝴蝶刀?

评论(9)
热度(25)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