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什么都发,混乱邪恶。

所有故事在有生之年都会填完,于是一不小心就长命百岁了。

经常性消失。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百合组]夜游

无责任有病短打。
相信无后续。

*

欸。菲利克斯冲着托里斯喊到。
欸——
喂喂喂——
托里斯不语,翻了个身继续发呆。直到他感觉菲利克斯正在试图爬上他的床时才猛地坐起来。
怎么了?饿了吗?他问,习惯性的礼貌性的下意识的,带上了温和友善的表情。
真不知道菲利克斯是无知还是无畏,也可能是无知者无畏,他分明能看到托里斯手里正握着先前放在口袋里的蝴蝶刀,依然扭扭捏捏地蹭了过来。托里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保持着对菲利克斯的微笑。
翠绿的眼睛里还映射着蛇皮的光,菲利克斯在托里斯身边背靠在墙上,床单上他的影子显得有点虚,尤其是头的部分。菲利克斯是纯金发,透光性比托里斯的棕褐色头发好多了。
你没有窗帘吗?
没有。托里斯由着这名莫名其妙的闯入者坐在他身边,而且是同一张床上。外面月光变暗了,很快就要开始下雨。已经起风了。他开始走神。
菲利克斯仿佛是没事找事,继续问道:也不开灯?
电费欠费了,托里斯不好意思的轻笑一声,夜间的低温让他的心情开始转晴,聊天也能让他愉快,反正我平时能在学校待着就不会回来。
原来你是大学生,真厉害。我本来也想去那地方的,可是每次总会有点意外。菲利克斯一边伸手在空气中随意比划着,一边转头对托里斯做了个鬼脸。鲜红的尖头在嘴唇间一闪而过,以至于托里斯一瞬间误以为那是分叉的蛇信。我试了好几次,可每次那边的那些老师……你们管他们叫什么来着?噢教授。他们打扮的都很漂亮,可也都不太喜欢我。
可以想象。我觉得大部分的教授都不喜欢他的学生。
为什么?
因为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太聪明,而教授们只喜欢比他们要笨的还愿意对着他们摇尾巴的乖宝宝们。对,这就是狗与主人的关系。
菲利克斯被逗得咯咯笑,影子随着他的笑声摇晃颤抖,像是随时要融化在床单上的方糖块。
托里斯也给逗乐了,可话语本身并不好笑,他很少能在他人身边还这么愉快。当然这也并不奇怪,这个晚上,他手里的刀,被他扔在角落的人,已经开始飘落的雨点,身边莫名其妙的菲利克斯,都开始散发淡淡的泥味。毫无疑问,高湿度的空气对于他的木制家具没有益处,可他喜欢这个味道。
大雨会把城市洗刷干净,让街道更加整洁好看——即使这不会给人一点点善良的启发,也就是说,很遗憾雨水并不能洗涤心灵。
不然伦敦应该全他妈是慈善家。托里斯腹诽。
废旧街区的废旧角落也会更加干净明亮,过两天再去看看说不定他就认不出来了。血腥味连同血液将一同被冲刷进下水管道,而失去生命的肉体也不必继续蒙尘,可以干干净净的接受野狗的审判。
菲利克斯已经跳下他的床去胡乱翻阅他的私人物品,托里斯在房间的光源处对室内看的并不清楚,来回移动的人影好似飘荡在城市的游魂,说不定正是来自前半夜葬身他刀下的可怜人的报复。
你是医学生!?菲利克斯惊呼,一跃而起跳回了床上托里斯的身边。
是啊,托里斯回道,也许我该看起来再漂亮一点?
不不,你看起来棒极了。菲利克斯仔细端详着托里斯的笔记,赞叹道。我早该知道的!
等等……托里斯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我承认今晚刚遇到你时那场面的确不太好,可你不能因为我杀人就以为医学生都……呃,你愿意相信我也是希望以后在公立医院救死扶伤的吗?说完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为什么不,我早该知道你是个聪明蛋的。好了,我确定我会喜欢你这个家伙的,要不要免费来我这赌一次牌?
菲利克斯说着再次掏出了他口袋里的扑克牌,背面的花纹两种粉红色相间,托里斯就此判断出这副牌不便宜,他在系主任办公室见过类似的。无妨,他暂时不准备向菲利克斯过问太多。
来不来?菲利克斯的眼睛从纸牌上方笑眯眯地看过来。
不来,死局,没钱。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是个聪明蛋!我更喜欢你了!

菲利克斯,站起来。
床上的影子转为微微站开的双腿。托里斯喜欢观察人体,这是他的个人爱好也算专业习惯。他估摸着菲利克斯的体重绝对是很轻的那种。夏夜,衣服单薄,托里斯能感受到人类皮肤的柔软,也觉得蛇的皮肤大概不会比菲利克斯温暖太多。
果然很轻。托里斯想。他从背后架起菲利克斯,后者的大脑还处于兴奋的状态,以至于忘了他一直身处床边,与杀人犯一起。
噢,他本来就是个酒鬼。

他被扔了出去,外面还在下雨。在短距离内菲利克斯的下落速度不会比雨滴快多少。坠楼身亡的人的直接死因一般取决于他的落地姿势,如果从几万英尺向下跳则有可能还没落地就死了。
托里斯凝视着菲利克斯消失的窗口,忽然想起后者绿色的眼睛似乎在哪见过。随后他一脚踩上了窗框,另一只脚跟着向前迈步。






















你平时都是这么出门的?一楼原来这么方便。菲利克斯问道,忽然被扔出去不知道是心理震撼大还是胳膊上的擦伤更加严重。
咳,抱歉。你一会可以回来让我帮你消消毒……托里斯撇开被瞬间打湿的刘海,面色略带尴尬。你知道要是从前门走就容易碰到隔壁几个絮絮叨叨的家伙。
了解了解。然后呢?你又要去杀人了?菲利克斯原地转了个圈,头发上的水就溅出去了几滴。
现在在下雨啊,托里斯斟酌着词句,缓缓继续道,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散步。

评论(4)
热度(20)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