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
时常连月消失,慎关。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双狐]四万八千丈

cp:千年之狐李白x少女阿狸妲己。架空,ooc
预警:
本文为ooc挑战,由基友提供一张同人图及双方姓名,没有其他信息。
没玩过王者荣耀,对人物了解无限趋近于零,希望各位看过笑过就好,大发慈悲放过我。

四万八千丈。

“你算什么东西。”李白凝视着眼前的一草一木,脑内隐约想起了某个人,又好像不曾存在过。

身后的小狐——她修炼得甚至还不能算只狐,那日引她来见李白的妇人调笑到,不过是只阿狸罢了。可这阿狸到也有名字:妲己,是她亲口用怯生生的声音告诉李白的。

妲己站在李白身后,不敢接话。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那黄河之水发于天,而天河之水发于何处——你可知?”

妲己迟疑了片刻她是否应该回答,而李白又是否会加难于她,方缓缓接话:“不知。”

“你一只阿狸,懂什么。”李白口气一如既往地不分明,不知是在嘲笑妲己的无知,还是又在慨叹某件身外之物。“阿狸有好皮囊,可好皮囊放眼朝都比比皆是,你莫真以为自己修了几十年便算个妖了。仔细想想,你算什么东西?”

妲己不语,她知道李白并没有动气,也并非说道她的不是,这只是……他一直对她的态度而已。

大概是厌的。

可妲己不敢细想,关于李白的任何事都像蒲草般杂乱模糊而错综难解。

妲己眼中的李白也何尝不是如此不分明的样子。

千年狐,孤独孤高孤僻孤寂,嗜血嗜酒嗜山嗜水。

那些都是李白的传说,与妲己无关,也与妲己眼前的背影无关。毕竟李白给她的只有背影。

留她在身边不过是尽力份友人的情谊,而那友人是何许人也,又生葬于哪年哪世,妲己是万万不敢过问的。

她只好跟着李白,跟着千年狐的背影,看着日照一次次穿透他的发丝晕成比羽绒更细软的柔光。


“阿狸来喝酒。”李白笑道,“阿狸啊,来喝酒。”

那一瞬间妲己想了很多事,但是最终却定格在了李白这二字上。

好个李白啊。白者,便告示了他不染纤尘,不入人世,也就不解风情。白啊,就代表他永远是那个站在万物外的人。白呐,就是他即使杀人如麻,浑身浴血,甚至狂到了饮血,可那双眼依然是清明的。那人从来都是明白何事可为,何事他人不可为而他可为的。

“阿狸站着不动是作何?”

李白手里端着那惨死之人的心脏,千年狐身上的灵气涌了过去,那心脏便继续跳动,在那修长的指间仿佛溺水的鱼般抽搐。

血淋了一地,脏了千年灵狐的鞋,李白也不在意。他只是饶有兴趣地端详着那颗不属于他的心脏,忽然笑着说阿狸长大了也愈发好看了,不如今日来陪我喝酒。

然后李白第一次转头望向妲己。

不带感情,也没有怒意。热血冷血交融的地方竟还能有天光。然而这目光却让妲己感到一丝绝望,这便是弱者面对强者本能的畏怯。

“妲己不知酒。”她说,内心竟是希望李白动怒给她个了断。跟了李白几十年,她依然是那日怯生生地自报姓名的阿狸。何况前者,从未把妲己放在眼里。她明知她于李白不会比浮云更甚,那刻却分明看到了那心脏上刻着她妲己的姓名。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果真是卑鄙之徒。可独我一人何不能为?何可为?和不可为?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你不与我饮酒,看着便是!”

众生不近我,那一旁看着便是!

李白一掌捏碎了心脏,仰头接下一泡血水。那便是他的不老泉。千年狐瞬间变成了一只血狐。妲己隐约能看到那狐的尖牙。

他还是笑着的。

妲己背后越发发凉,她知阿狸与狐不同,可到底都是狐狸变得,便天真地以为修炼千年也能得此道。今日见此状,终于了然不是狐狸相差多少,而是千年狐本就是人外之存在。

到底是不一样的。

或者说,曾经那么几个时刻妄想能与李白比肩的妲己本身,就太过可笑。

那饮血的千年狂徒终是喝出了一分醉意,摇摇晃晃地走到妲己身前,看着她溅血的裙子嗔怪道:“不与李某共饮也罢,何必搞成这么脏兮兮的样子?”

言下之意是有让她走的意思。妲己一震,竟感到比刚才更加骇然。

她本该跪下,颤抖着轻声求饶继续在李白的背影中谋求栖息之所——可那有何用呢?

阿狸终有修成狐妖的那日,可百年,可千年。她也终能有判人生死的魄力,可那有何用呢,如果永生不可能与那人比肩的话。

费尽一生不过成为一届百代过客,而千年狐眼中却是历朝历代。彼之所行为万物逆旅,与世无关,与她无关。

妲己退后一步,规规矩矩恭恭敬敬作了个揖。

“先生常问妲己算何物,”她垂眼看到了李白脚边被血侵染的土壤,泥土将莫约还是有麻草存活,给她一丝释然。“妲己愚笨,是只阿狸,修炼再久不过是比阿狸强一点的狐妖而已。天台四万八千丈,天河之水大概高不过此。说是显得轻巧,但妲己是永生不得至那处的。”

“妲己不知何处去,但也知不得留。”她躬得再深一分,“先生且放妲己去吧。”

妲己一番话几乎耗尽全身力气,说完连抬头之力也荡然无存。李白望望眼前低垂的头颅,摆摆手随她去了。

也是连句再见都懒得多说。


又过了一千年。李白依然孤独孤高孤僻孤寂,嗜血嗜酒嗜山嗜水。

他走过一处战乱之地,尸横遍野,生灵涂炭。有妇人牵着几名幼童艰难彳亍阡陌间。稍稍靠近,李白便知道那妇人是只狐妖,身边就当然是她的幼崽。

妇人在李白靠近时也认出了他,巧笑着冲李白行礼。李白会意不语,心想那娇媚仪态大概是狐狸天性。

妇人引来她身后最小的那只狐崽,哀求说她们母女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苦苦支撑是要过不下去了,只希望念在同族情谊让李白收下她可怜的幺子。

李白不置可否,脑中想起了某个人影,又好像那人从未存在。

“这阿狸可有姓名?”他又对着那阿狸问,“你可知你为何物?”

不等妇人说话,这小物便怯怯开口了。

“阿狸名唤妲己,阿母说妲己前生是黄河之水。”

李白沉吟,片刻后点头收下了这只阿狸。

他想,她终是到了回那四万八千丈的地方。

评论(11)
热度(49)
  1. 灰炎_obey揽洲.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是给这家伙出题那个人。【烟】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