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我们寻找着椅子。 ”
时常连月消失,慎关。
你看能见这行字就代表我还活着。

【双花】大孙说他有特殊的剪发技巧√

#随手开脑洞,写作傻白甜读作欧欧西。
#可以参考pol先生的佣兵paro里乐乐的造型。


「我说乐乐啊,」孙哲平忽然开口道,「你头发是不是又长了?」
「还好。」张佳乐正在梳头发,绕在手上的头绳上还有朵小白花,面对孙哲平的话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
「又不是女的,留这么长头发,不麻烦啊。」
「不麻烦啊。」
「你看你每天早上梳头发多花多少时间,我像你似的早吃完饭了。」
「爷 乐 意。」
张佳乐在左耳后偏下的位置扎好小辫子,用手理了理扎不起来的长长短短的碎头发,又梳了梳微微打卷的发梢。整个人看起来既精神又清爽。
不过有人的话还没说完。
「我觉得吧,头发这么长挺不方便的……」孙哲平坚持劝说着。
张佳乐不高兴了。
「大孙你一大早哪来这么多问题啊,爷这头发留了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是第一次看,难道我剪个光头你才高兴啊?」
「你光头不好看吧?」孙哲平上下大量张佳乐,一脸严肃,「不过我能忍。」
无语,张佳乐觉得自己对战时法力用到2%时都没这么无力。逗我呢,还有你忍个甚啊。
所以他索性坐下认真和孙哲平讨论起来,「那你说要怎样?剪成你这样?没门啊↗」
「剪短一点吧,马上天气也热了,就在现在这样的基础上剪……这么点。」孙哲平用右手比划道。
差不多15厘米。

张佳乐虽然是个男的也老大不小了,但留个中长发还真的毫无违和感。即使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纯爷们儿,孙哲平依然觉得这样的张佳乐……挺漂亮的。
不过孙哲平决定的事也是很难改变的。

「剪掉吧,就一点。」
「那还叫一点?没门就是没门。」
「剪吧。」
「不干。」
「剪吧。」
「不干。」
「剪吧。」
「不干……」
「剪吧。」
「不——干——」
「剪吧……」
「不!干!」
……
「非要我干你你才愿意么?」
「……」
张佳乐硬是把到嘴边的卧槽给吞了回去。
兰花张佳乐在与霸王花孙哲平的对抗中,再次落败。
真是可惜啊乐乐。

「啧 神烦。」
「这是为你好。」
「哈!?」
「把头发散开吧,我来剪。」
「好…卧槽。」
看着孙哲平真的动身取剪刀了,张佳乐要誓死捍卫主权。
「大大大大大大孙你等等啊我去理发店就行了你手也不方便剪头发还要打扫碎头发多麻烦啊——」
一时间张佳乐恨不得有十个黄少天一起向孙哲平开垃圾话。
罪魁祸首一脸高冷地转过头来,留下一句「难道你还信不过我的狂剑么?」酷霸狂拽屌得张佳乐泪流满面。
哪有信不过啊简直要吓尿了好么孙哲平大大!给第一狂剑剪头发真的不会被缩短身高么?不会么不会么?

「天亡我矣。」
张佳乐坐在椅子上默念道,至少不是被绑在椅子上,还不错啊。
最坏……不过是去买顶假发……
他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别紧张啊,」孙哲平又开口了,「相信我吧。」
「……」
如果无视掉孙哲平这种明显是cosplay狂剑士的握剪刀姿势,张佳乐还是对孙哲平很有信心的。
不过现在……大爷还请留小的一条生路吧。

头上的剪刀咔咔咔咔地动着,张佳乐在心里把荣耀之神问候了个遍。
身高还没改变,不错。

「好咯↗」孙哲平道,「睡着了?」
「……还没有……」
张佳乐试着摇了摇头,果然轻了很多,耳朵被头发蹭的发痒。

「居然 还不错……」
镜子里的青年依然是偏长的头发,不过肯定扎不起来了。一缕一缕的长短叠在一起倒显得参差有质,赏心悦目。
「大孙你原来还有这一手。」
(「当然啦爷可是有特殊的剪发技巧的男人啊哈哈哈——☆」孙哲平在作者的脑洞中非常OOC地笑着。)

「不过,到底是为什么啊,忽然给我剪头发?」
作为回答,孙哲平把放置一旁半天的手机给张佳乐看。
【男人留长发的八大危害】
「卧槽!」张佳乐到底是没有忍住骂人的冲动,但随即注意到孙哲平给他看的不是网页而是一个文本。
「你……下这东西看干嘛?」
「叶修发给我的,说是看到就马上整理出来给我看看来关心你。」
关个蛋蛋心啊,真关心难道不会直接发给我么?这分明是在秀心脏好么?
「……你也真这么信了……?」
「谁知道呢,反正给你剪头发挺有趣的。」
孙哲平闻了闻张佳乐的新中短发,一脸愉悦地接道。
张佳乐发现自己今天——依旧很蛋疼。

       
评论
热度(25)
  1. 芳草-莫忘初心揽洲. 转载了此文字
©揽洲.
Powered by LOFTER